•     sorry
  • 积分:21772
  • 等级:二等诗圣
  • 时间:2014-5-22 15:11:18
  • 楼主(阅:2798/回:0)水之湄

        杨牧

    我已在这儿坐了四个下午了

    没有人打这儿走过——别谈足音了

    (寂寞里——)

    凤尾草从我裤下长到肩头了

    不为什么地掩住我

    说淙淙的水声是一项难遣的记忆

    我只能让它写在驻足的云朵上了

    南去二十公尺,一棵爱笑的蒲公英

    风媒把花粉飘到我的斗笠上

    我的斗笠能给你什么啊

    我的卧姿之影能给你什么啊

    四个下午的水声比做四个下午的足音吧

    倘若它们都是些急躁的少女

    无止的争执着

    ——那么,谁也不能来,我只要个午寐

    哪,谁也不能来



    评论/回复标题:  

    评论/回复内容:
    验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* 匿名发表需要输入验证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