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   杞人
  • 积分:1370
  • 等级:二等诗生
  • 时间:2016-1-12 8:49:37
  • 楼主(阅:8738/回:0)痖弦诗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滥调

       

    《痖弦诗集》出版:“痖弦诗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滥调”

    来源:深圳晚报 作者:刘莉

    继“他们在岛屿写作”第一季(林海音、余光中、郑愁予、王文兴、周梦蝶、杨牧)之后,第二季(白先勇、林文月、痖弦、洛夫,以及香港西西、也斯、刘以鬯)依然精彩。新年刚过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了《痖弦诗集》。

    痖弦,本名王庆麟,河南南阳人,1932年生,青年时代于大动乱中入伍,随军辗转赴台;复兴岗学院影剧系毕业后,服务于海军。痖弦曾应邀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创作中心,嗣后入威斯康辛大学,获硕士学位。曾主编《创世纪》《诗学》《幼狮文艺》等杂志,任《联合报》副总编辑兼副刊主编二十余年,并主讲新文学于各大学,现专事写作。著有《痖弦诗集》《中国新诗研究》《聚繖花序》(I、II两册)《记哈客诗想》等。

    笔名用痖弦,或曰,“痖”就是“哑巴”的意思,取其谐音,而“痖”的象形字体将“病”与“亚洲”的“亚”结合了起来,而“弦”有“弦外之音”的意思,合起来近似于“无声的中国”仍旧翻涌着“潜在的激流”之义。这个笔名其实是对戒严时期台湾政治当局的一种“命名的抗议”。

    1953年,他在《现代诗》发表了《我是一朵静美的小花朵》,1954年与张默、洛夫一起成立创世纪诗社,并创办《创世纪》诗刊,浇灌台湾诗坛,影响至今。痖弦以诗之开创和拓植知名,民谣写实与心灵探索的风格体会,二十年来蔚为现代诗大家,从之者既众,影响最为深远。痖弦新诗创作生涯虽只有短短十二年,却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、扣动人心的传世之作。

    《痖弦诗集》收有英文的译诗,由痖弦自己翻译,曾于1968年5月在美国爱荷华大学出版过。当时,为了使作品能追上英美语文的水平,全部译稿曾央请同房的美国朋友——一位青年诗人高威廉加以修正;他不谙中文,改错了不少地方,虽然中文意思错了,但在英文里却能构成新意,成为一个庞德式的美丽的错误。

    他的诗的兼具音乐性和意境之美,诗语言的魅力,使他的诗像一首流畅的乐曲,不仅令读者朗朗上口,更有想背诵的渴望。在美丽语言之下,痖弦的诗作蕴含了“对命运苍茫的感怀,对生命意义的追寻,对许多社会现象的反讽”。评论家叶珊称道痖弦的诗“是从血液里流荡出来的乐章”,“甜蜜而冷肃”。一时间甚至“成为一种风尚、一种传说;抄袭模仿的人蜂拥而起,把创造的诗人逼得走投无路。”(《深渊·后记》)诗评家罗青曾给予这诗集高度评价:“自五四运动以来,在诗坛上,能以一本诗集而享大名,且影响深入广泛,盛誉持久不衰,除了痖弦的《深渊》外,一时似乎尚无他例。”

    痖弦的老友叶珊(杨牧)曾专文解读,“痖弦诗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滥调”——代表作之一《深渊》“没有什么现在正在死去,/今天的云抄袭昨天的云……”;代表作之二《如歌的行板》“温柔之必要/肯定之必要/一点点酒和木樨花之必要/正正经经看一名女子走过之必要/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码认识之必要/欧战,雨,加农炮,天气与红十字会之必要……”

    诗的语言是口语的,清新的,冷凝的,平易的,甜的,有音乐旋律感的中国风与东方味;诗的意象是诡异的,荒原的,本色的。而表现手法是现代的。



    评论/回复标题:

    评论/回复内容:
    验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* 匿名发表需要输入验证码!